16岁少女长期 16岁少女被锁玉米楼五年 - 国际 - 新狐网

16岁少女长期 16岁少女被锁玉米楼五年

新狐网 2018-10-08 21:01:27

  

  16岁的女孩小双被锁在自家玉米楼五年了。锁她的,是她的父母。

 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谁都不愿意看到、也不应该发生的局面呢?昨日一早,新文化记者驱车赶往女孩的家,桦甸市桦郊乡红星村西南岔社,一探究竟。

  为何锁她

  他们说是为了她的安全

  邻居介绍,小双一直无法控制大小便,常会便在衣服里,然后就脱掉衣服,在屯子里乱跑,“大伙都看见她就光着跑,天黑了就给她撵回来了,她有时候冬天都光着。”

  乱跑的小双虽然从来不去攻击别人,但还是让邻居们担心不已,“有时候在河边一坐坐一天,有时候就跑树林里去了,总跑,大半夜我们全屯子起来找人。”邻居说,把孩子锁起来的主意还是他们给出的,就是怕孩子出现意外。“这要是一不留神,孩子出点啥事儿可咋整?这拴起来起码不能丢了,也没啥危险了。”

  父亲朱先生说,小双最长一次“出走”,有八九天都找不到人,最后还是邻居听见了她的声音,才发现了她。“这山里树林那么大,她跑就找不到了,有好几回都是邻居听见她在树林里、苞米地里哼哼,才找到她的,只能给她拴住。”锁了五年,换了好几条铁链,父母也很心痛,他们说,这样做是为了女儿的安全。

  无词的歌

  周遭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

  昨日中午,新文化记者一进院子,小双就将头伸出玉米楼,两手扒着圆木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,可她的视线却没有焦点。她面容清秀,却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,四肢和下巴上都是蚊虫叮咬和抓挠的伤痕,就快要及肩的头发上粘着不少稻草,浑身脏兮兮的。

  记者走过去,她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曲调,一小段旋律,反复哼着,却没有唱出一个歌词。

  她没有拒绝记者靠近,但眼眸却始终不与记者对视,对记者的问候及问题都置若罔闻。她时而轻舔右手,时而跟着自己哼出的曲调节拍,轻拍右侧大腿,时而坐在玉米楼中,拾起稻草塞进嘴里,嚼一嚼再吐出来。周遭的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,她就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不言不语,也看不出有情绪波动。

  母亲高女士说,小双3岁时摔过一跤,自那时起,行为就有些异常。“当时是她哥回来了,她就在红砖搭的石台上玩儿,她哥好像推了她一下,她就摔倒了,一看就跟死了似的,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就又活了,不过好像把脑子摔坏了。”她回忆,小时候,如果有人上前想要抱她,她还会张开双臂回应,但长大了,却不会与人交流了,只是在高兴时,她会哼歌,手舞足蹈,不高兴时会用力吐痰,吐得很远。

  自由之愿

  也会与父亲亲近 但更渴望自由

  小双也曾牵过父亲的手,走在田间,走在山坡,走在树林。父亲回忆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,“我只要带她出去,她都很高兴的,她还拉着我的手。她跟我亲,也听我的话。”可随着被锁的时间越来越长,小双对父亲的态度,就转变成抵触和恐惧。

  昨日,在记者的劝说下,朱先生为小双解了锁。当朱先生拿着钥匙从屋内出来时,从来不理外界的小双,突然抬起头,盯着拿钥匙的手,并主动将有锁链的左手伸向父亲,顺从地让父亲解开锁链。

  锁链打开了,父亲再向她伸出双手时,她却畏缩不前,并将左手背向身后。虽然她不会说话,但她的表情却表达着,她渴望自由,不希望再被锁住。

  朱先生说,小双虽然精神有问题,但偶尔还是正常的,饿了会伸手要吃的,偶尔委屈了或难受了,也会拉大人的衣角不松开,只是她不会言语。

  “我们带她去过长春看过病,医生说是孤独症,需要特殊训练,可我们这种家庭根本负担不起。”67岁的朱先生和57岁的高女士身体都不是很好,能够带女儿去一趟长春就诊已经是这个家庭的能力极限了。

  治愈之难

  最好的结果是不出现危险行为

  一个月前,长春市若水爱心协会会长于力霏得知了小双的情况后,不仅组织爱心人士募捐,还联系到长春市心理医院的医师,上门为小双做检查。

  昨日,于会长及医院副院长桑红、医院二疗区主任郑广翔等人赶到小双家。于会长带来三大包募捐来的衣服,并特意为小双找了一身粉嫩的套装,为其换上,小双开心得又哼歌又跳舞。

  桑院长对小双进行了简单看诊,发现小双无法回答问题,也不能够辨认人,只是对食物的感知比较敏感。桑院长拿出准备好的蒸饺递给小双时,小双立刻抓起放入嘴中,没有迟疑,但吃过一个后,就不再继续了,而是躲避递过来的蒸饺,回到了玉米楼中。

  经过问询和观察,桑院长说,小双并不是单纯的精神问题,而是从小发育就有一定障碍,可能还伴有智力方面问题,然后继发的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以及行为障碍。“治疗起来比较复杂,另外,家里反复说孩子摔过,然后有短暂的意识丧失,这需要再进一步做脑电图检查。”桑院长说,目前的治疗方案就是对症给一些药物治疗,等行为紊乱得到基本控制后,再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。“治愈的可能性很小,因为她智力有很大的问题,最好的结果就是行为紊乱的问题能够治疗好,不出现危险的行为,不被锁起来。”

  医院带来一些治疗情绪和精神方面的药,一个月的量。“如果有好转,我们还会继续提供。”至于多久小双能够有所好转,桑院长和郑主任都无法给出明确答复,不过大家都希望她能早日好转,恢复正常生活。